柴科夫斯基降E大調台灣首演  NSO呈現1957生命樂章

國家交響樂團NSO將在臺北國家音樂廳舉辦2022 TIFA NSO《1957生命樂章》音樂會,NSO協同指揮楊書涵將攜手知名鋼琴家尼古拉薩拉托斯基(Nikolai Saratovsky)演繹蕭斯塔科維契:第二號鋼琴協奏曲,並率領NSO呈現游昌發:《蛇郎君》組曲與柴科夫斯基:降E大調交響曲(由波加提瑞夫重整)。

本場名為《1957生命樂章》乃因1957年莫斯科的兩件重要事件,也是柴科夫斯基的未竟之作降E大調交響曲在臺灣首次演出,意義非凡。指揮楊書涵為IMEI藝脈傳承計畫的青年指揮之一。 「在1957年世人初次聽見蕭斯塔科維契第二號鋼琴協奏曲與柴科夫斯基的降E大調交響曲這兩部重要作品,蕭斯塔科維契19歲完成第一號交響曲,他除了充分汲取各種音樂養分並能靈活運用,也奠定了個人的音樂語彙,並持續發展更多可能,毫不受限。」

音樂會以作曲家游昌發的《蛇郎君》組曲揭開序幕。選自2010年完成的芭蕾舞劇《蛇郎君》。「本場結合了21/22兩大樂季主題『不可能的愛』與『柴科夫斯基』。《蛇郎君》組曲是很淒美的愛情故事,游昌發老師非常成功地將原住民的語彙,以交響樂團的方式呈現出來,原住民音樂與交響樂團的結合非常契合,效果非常好。」

蛇郎君的音樂不追求炫技或奇特音效,從浪漫好聽出發,以古典技法表現純樸,浪漫技法表現愛情,現代技法表現打鬥與情感衝突,讓音樂以適當表現劇情為目的,達到動人的效果,呈現愛情的深刻與浪漫。游昌發表示:「楊書涵是第一位指揮邀請我與他討論該如何演出我的作品,這位年輕指揮真的很用心。而我寫《蛇郎君》組曲的企圖之一,就是把原住民的代表性音樂元素寫出來,以此將臺灣的特色變成藝術。」

「音樂的力量與潛力是無限的,蕭斯塔科維契創作出既可以滿足當局期待的音樂,又能在作品中埋藏『有聲』的控訴,及他寄託於音樂的理想世界。直至1953年史達林去世,蕭斯塔科維契終於可以隨心所欲地創作,在音樂中重獲自由。」上半場尼古拉薩拉托斯基將與楊書涵共同詮釋蕭斯塔科維契第二號鋼琴協奏曲。「這首我們即將演出1957年創作及首演的第二號鋼琴協奏曲,將能聽見他自然真切的音樂,也是他送給兒子的19歲生日禮物,音符之間流露著誠摯溫馨的父子情誼,特別是第二樂章所呈現的絕美境地,是無比感人的音樂篇章。」

尼古拉薩拉托斯基表示:「蕭斯塔科維契第二號鋼琴協奏曲的第三樂章有很多鋼琴的練習曲,讓我回想起以前的練琴時光。最特別的是第二樂章,讓我想到了小時候常跟父母去烏克蘭,讓我想起童年跟父母、朋友的美好時光。我希望透過這部作品展現音樂的力量,因為音樂是世界的語言,可以把大家結合在一起,而音樂亦可跨越種族與國界,讓世界更美好;身為一位音樂家,我希望極盡所能全力以赴,透過音樂消弭歧見。」

下半場由指揮楊書涵率領NSO帶來柴科夫斯基的未竟之作─降E大調交響曲。1949年作曲家阿薩費耶夫(Boris Asafiev)曾計畫重新譜寫此曲但未果,後來波加提瑞夫(Semyon Bogatyrev)在1951~1955年創作重整並完稿付梓,並命名「第七號降E大調交響曲」,於1957年首演。全曲雖然並非柴科夫斯基生前作,但重整者設計的樂音中還是能聽見綿長優雅的旋律、抑或對生命抗衡那般糾結,音符間充滿柴科夫斯基的樂念與樂思。

「柴科夫斯基這首未完成的降E大調交響曲,是為了再創高峰譜寫的作品。他在調性選擇了降E大調,代表一種輝煌的英雄氣息,貝多芬《英雄》、理查史特勞斯《英雄生涯》、馬勒《千人》及華格納《萊茵的黃金》都是降E大調的名作。這首交響曲原創性非常高,柴科夫斯基的動機、主題都非常特別,旋律迷人且獨一無二。」楊書涵表示。楊書涵為第十屆波蘭費特伯格國際指揮大賽首獎得主。

「柴科夫斯基的音樂可以直達內心,沒有任何距離就讓聽者感動,他的作品就是有如此魔力。這首作品由俄國音樂學家波加提瑞夫重整並完稿,他非常忠實且徹底研究柴科夫斯基的管絃樂法,沒有放入個人色彩,很認真地把他認識的柴科夫斯基轉換成管絃樂作品。而作為演奏家的我們,要做的就是很公平地讓世人聽見這首作品,讓大家一同享受音樂。」NSO協同指揮楊書涵攜手鋼琴名家尼古拉薩拉托斯基,細膩演繹游昌發、蕭斯塔科維契及柴科夫斯基三部生命樂章,感受樂音的深刻與感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