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思考之好書推介

《革命的那一天》

他們都知道一個事實:囤積食物,食物會腐爛。囤積金錢,人會腐爛。囤積權力,政府會腐爛。

新的社會學理論興起,人們相信年輕男性對社會有害,政府計畫將全國年輕男性送上戰場,打算一鼓作氣將他們全都炸死。此時,神祕小書煽動著革命的號角也終於響起─那一天,原先的掌權者、菁英及媒體記者都遭到殘忍殺害,所有權力關係重新洗牌,人們建立起高加索邦、黑托邦、同志亞3大完美王國,不再有父權社會的壓迫、被白人欺凌的有色人種及遭異性戀排擠的同志族群。然而,在這個美好新世界裡,為什麼還是有人想要逃走?

《鬥陣俱樂部》出版22年後,恰克帕拉尼克(Chuck Palahniuk)訪談許多極端分子完成《革命的那一天》,彷彿延續了未竟的「破壞計畫」,以虛無主義爆擊現今民主的戰慄之作。帕拉尼克自言,這本書將讓所有人備受冒犯:從偏見、歧視到陰謀論與分裂主義,他刻畫出只顧個人利益的政客,及民粹、假新聞、消費主義大行其道的社會。荒腔走板的革命就像打在讀者臉上的一記重拳,實現美國第二任總統約翰亞當斯的預言:「民主撐不久的,它很快就會耗損、累垮、謀害自身。」

麥田出版

帕拉尼克當過記者、柴油機技術人員,曾投入無政府主義社群「雜音社會」發起的活動,如在公共場所惡作劇。據說這些經歷後來都成為鬥陣俱樂部「破壞計畫」的靈感來源。帕拉尼克偏好有力、精簡的短句及貼近日常的敘事風格,獲《紐約時報》形容為「拳擊手小說家」。常以社會邊緣人為主要角色,並透過角色間的對話,闡明古怪荒誕、卻發人深省的理論,內容涉及死亡、道德、童年、家庭、性與信仰。

傅柯與卡繆的思想是帕拉尼克寫作的重要養分,創作觀深信奉必須在痛苦的個人經驗中尋求靈感,「一旦面對自己終將一死的事實,你就知道自己沒什麼好失去的。」出版《鬥陣俱樂部》之後,評論家普遍認為他是虛無主義者,他自認是浪漫主義者,比起死亡更喜歡婚禮,並且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引發共鳴。

《人生雖苦,但還是值得活下去》

「生而為人,我很抱歉。」這是日本文豪太宰治的名言。

人生不是「有苦就有樂」,而是「活著本來就很苦」,即便如此,還是值得好好活下去,因為只要活著,就有價值。不要把人生當作從過去、現在到未來的一條直線,而是要學會放下過去和未來,好好活在「當下」。人生不是寫好劇本的一齣戲,不必刻意前往某個目的地,只要一直往前走就好,哪怕只是小小的一步也沒關係。

人生的目標並非成功,而是幸福。成功有可能會讓人幸福,但問題在於人知不知道,成功其實只是幸福的手段。活著不是進化,而是一種變化。人不需要達成什麼就「已經」很幸福,夢想和希望(其實是期待)即便沒有實現,也絲毫不會影響到幸福。不需要把希望連結到未來,「當下」就很幸福,這件事本身就是希望。

皇冠文化

《人生雖苦,但還是值得活下去》作者岸見一郎,是日本阿德勒心理學會認證的諮商心理師及日本阿德勒心理學會顧問。2013年與古賀史健合著的《被討厭的勇氣》二部曲,各種語文版本已累計銷售突破600萬冊,並被改編成電視劇與舞台劇。另著有《變老的勇氣》、《面對父母老去的勇氣》、《不教養的勇氣》、《拋開過去,做你喜歡的自己》等多本暢銷書,也在亞洲各地掀起一股阿德勒心理學風潮。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