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秋生隔離「坐牢」被關到快發瘋 搭機車怕到手都麻了

公視療癒影集《四樓的天堂》集結影帝黃秋生、金馬獎影后謝盈萱、金馬最佳新人范少勳、金獎導演陳芯宜、金鐘編劇樓一安等跨海台港金獎卡司。黃秋生開玩笑說整部片都是床戲,「因為都是在按摩床上拍攝。」透露因疫情關係港台往返多次,形容隔離像坐牢,「關到快瘋了!」

黃秋生來台拍影集、錄實境節目,月底回香港工作,12月再飛來台灣擔任跨年嘉賓,坦言因來往返台港兩地多次,已是「隔離專業戶」,稱讚台灣防疫旅館的隔離空間比較大、服務也很好,還進行減重運動,只是仍然有坐牢感。

「來回隔離像坐牢,現在香港人習慣坐牢,上次回香港隔離21天,我一直看海,就體悟到相對論,就是動得越慢,時間過得越快,動得愈快,時間愈慢,到第3周覺得很快就過1天,我就想身體是不是慢了,是不是快接近死亡了,你說是不是很無聊,我是不是瘋了?才隔離21天就感觸良多,那坐牢21年的人怎麼辦?」

《四樓的天堂》描述人與人的關係、與自我療癒之道,推拿師總能以獨特的方式,碰觸到客人不願面對的心裡傷口,替他們層層解開病因,藉由推拿師的雙手,客人將一一重新找回心底最柔軟最溫暖的自己。幕前幕後都是金獎組合。

黃秋生劇中飾演推拿師,私底下卻不愛碰人,也不喜歡被別人碰觸,除非真的很累才去推拿。「給男人按的話,毛管會豎起來,給女人按又通常是大嬸,總覺得她們有些味道,也不知道捏過多少人,年輕漂亮的都不會按,按錯地方乾脆不要按。」為了拍戲還特別向劇組安排的師傅學了幾招,從小學武的他現學現賣幫演員按摩,大家的反應很好。

黃秋生劇中幫10位主角推拿,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幫范少勳按摩時,採用「心包經」推拿手法,也難忘2人騎摩托車街頭兜風首場戲,害怕被載的黃秋生擔心被甩出去,緊張地從頭到尾緊抓住機車後座把手,「不知道應該抱緊他還是握緊機車,下車時2隻手都麻了。」

首次主演台劇《四樓的天堂》的黃秋生,面對同樣氣場強大的金馬影后謝盈萱,開玩笑表示前面準備期請助理協助蒐集謝盈萱的資料,查到謝盈萱是「劇場女神」:「停,不要再查下去了!免得我緊張!」誇獎謝盈萱是讓他很放心的對手演員。

謝盈萱掩面表示從小看黃秋生的戲長大,面對影帝的壓力很大,透露他私下頑皮的一面並笑稱「幼稚」,有一次等戲時她正在閱讀的小說不見了,找遍現場才發現原來被黃秋生藏起來,黃秋生則是反虧:「妳怎麼記仇那麼久?」

范少勳為拍戲3個月暴瘦12公斤、夜宿街頭,揣摩劇中街頭塗鴉客的心境。他很喜歡去休息室找黃秋生學表演、煮義大利麵、炒高麗菜,表示影帝現場會煮給全劇組吃,非常好吃。「拍完戲宛如得到一本百科全書」。他與黃秋生的首場戲是騎車載著黃秋生在街頭兜風,第一次面對影帝相當緊張,黃秋生則說,「緊張的是我,幸運的也是我!還好我沒有被甩出去,我坐在後面手抓機車抓的很用力,下車手都麻了!」

王真琳曾被叫到「小房間」做心理建設,殺青後還遲遲無法出戲,夜深人靜時甚至用頭去撞牆壁,想用身體釋放情緒,額頭都撞出一個大包,只好騙媽媽說是撞到床板。葉慈毓飾演對身體沒有認同感、常會駝背的中性女生,她說黃秋生現場提點她想像自己是饒舌歌手,對她的幫助很大。盧以恩則是挑戰視障大提琴手,除了要苦練大提琴,也花很多時間揣摩視障同胞的生活起居及小動作,甚至到超市體驗視障朋友的日常生活狀態,完全沒有被拆穿,覺得自己成功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