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樹《第一人稱單數》卜洛克《死亡藍調》東野圭吾《迷宮裡的魔術師》華麗登場

短篇小說,是一個世界的無數切口,當世界不斷變遷,唯有故事留住剎那光景。

日本知名作家村上春樹睽違6年的短篇小說集《第一人稱單數》,跳出旁觀者觀察描寫的故事框架,由我作為故事的主述者寄附在回憶這個旋律的延伸曲線上,無定軌的視角接縫出新的故事篇章,由複眼形態看人生,那些看似支離破碎的記憶片段,被偷走的名字與記憶,突顯得有味生動。綜觀全書,最後發現活著不就是一首對於青春、愛與死亡的追想曲。

《第一人稱單數》是切取世界某個斷片的單眼。但那樣的切口越多,單眼就越會無窮交錯成為複眼。到那時,我不再是我,僕(我)也不再是僕,你也不再是你。屆時會發生甚麼?沒有發生甚麼?歡迎來到《第一人稱單數》的世界。都會的奇幻愛情、生活的過往片段、人性的善惡辨證、虛實的互見筆法,結合了短歌、散文、音樂與小說,展開村上風格的全新複眼小說。8個題材視角各異的精采短篇,可說是邁入從心所欲不逾矩之年的村上春樹,回望人生愛與死主題的珠玉之作連發。

《東京奇譚集》中非常受到讀者喜愛的〈品川猴〉再次於續篇〈品川猴的告白登場〉,揭露品川猴啟人疑竇的身世之謎與極致的戀情,極致的孤獨。同名篇章〈第一人稱單數〉,在春夜滿月裡的酒吧中發生了一段質疑自我的邂逅,故事結束了却餘韻未了,彷彿跌入暗闇的酒吧空間,以小說開啟一個不眠的微醺之夜。

1968年擔任臨時工的年輕男子羅傑穿著繡上別人名字的制服,在一個陌生城鎮的酒吧,搭訕醉醺醺的女客,開著車載她到郊外的空地,女方酒醒後發生爭執,羅傑一怒之下掐死她還大膽姦屍。等他恢復理智已成為噁心邪惡的變態殺人犯,藏屍後逃到好幾個州外,以假身分結婚生子,成為親友眼中的愛家好男人。只是,他永遠無法擺脫心中的兩大恐懼:警察終究會找上他、或是太懷念那晚的快感,忍不住再度下手殺人…「不管其他人喜不喜歡,我這把年紀寫出這樣一本得意之作,夫復何求?」全球知名推理小說家勞倫斯卜洛克Lawrence Block,於82歲生日自費出版的全新獨立作《死亡藍調》。

除了極少時間,卜洛克幾乎都定居於紐約市內,從事以紐約為主要背景的推理文學創作,成為歐美當代冷硬派偵探小說書寫第一人,獲得「紐約犯罪風景的行吟詩人」美譽。卜洛克的推理寫作,從冷硬派出發而予人以人性溫暖;屬類型書寫卻不拘一格,常見出格筆路。他的文思敏捷又勤於筆耕,已出版超過50本小說,並寫出短篇小說逾百。將漢密特、錢徳勒締建的美國犯罪小說傳統,推向另一個引人矚目的高度。

這年冬天一切都變了樣。這個城鎮→整個日本→整個世界完都變了樣。剛接受男友求婚的真世在疫情蔓延的當口回家。等待著她的,是父親神尾英一冰冷的遺體。沒有徵兆,沒有嫌疑犯,沒有可信的證據。當年一起受教於英一、度過最青澀的少年時光的同學,從銀行員到酒舖師傅,從企業老闆到當紅漫畫《幻迷》的作者,已在各行各業出人頭地。當他們再度重聚,一項名為「幻迷屋」的觀光振興計畫,也成為這個破落小鎮眾所矚目的焦點。此時,一名聲稱是英一弟弟的神秘男子驟然降臨,他破壞命案現場,檢警對他頭痛萬分,只有真世明白,這就是她的叔叔—人稱「黑色魔術師」神尾武史的一貫作風。魔術師的算計很精密,魔術師的技法很華麗,魔術師的雙眼早已洞悉,那個殺害神尾英一的兇手,就隱藏在這群人裡。而真世絲毫未覺,她就要墜入一場名利與欲望交織的魔術戲法中…

日本推理小說界的超人氣天王東野圭吾,以新冠肺炎疫情為背景寫就新書「黑色魔術師」系列《迷宮裡的魔術師》,相對於湯川學的優雅冷靜,加賀恭一郎的義理人情,神尾武史堪稱足以總結他筆下所有主角原型的代表人物。他聰明絕頂、玩世不恭,所有秩序都為他傾倒,所有原則都為他讓路。他用魔術來破解謎團,但最大的謎團卻往往來自每一顆愛欲逢魔的心。《迷宮裡的魔術師》是神尾武史最華麗的初登場,展現的不僅是一場「推理的魔術」,更是一場「人性的魔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